当前位置:
首页  学生工作  健康教育

十个角度解读美

文章发布时间:2014-08-22     发布者:shangxy     阅读:95

      一.“魅力比美丽更重要。”

  唐毅:中国十大时尚化妆师之一,东田造型时尚化妆课程主任讲师。

  以前说一个人美更多是集中在五官,现在人们会把美放在更多的领域,立体地去评价:外在的、内在的、五官的、脸型、头型、头身比例、气质、穿衣打扮,言谈举止……这些都成为美的探索方向和评价的指标。

  现在很多人,特别是年轻人懂得这一点:从各个方面修炼自己的综合美,内外兼修。你会发现,人们的对美的宽容度提高了——她长得不美,只要打扮得好你也会觉得她很美。

  今天的审美已经到了魅力时代。吸引力、魅力比美丽更重要。魅力是更宽泛,更广大的一个概念。人们都明白,天生长得美的人还是少数,但是有魅力的人未必都是符合时尚审美的。像以前的吕燕、李宇春,还有现在的姚晨——她可以不是那么美,但是可以追求美,并且不断蜕变,人们也愿意去接受、欣赏你的不完美,也愿意欣赏心灵的真诚的美。

  二.“我们需要恢复对美的感受能力。”

  金韵蓉:美丽俏佳人心理专家、作家、精油专家。

  在我成长的年代,没有任何电视节目会谈论美,也没有人强迫推销给我、告诉我说什么是美的。这反而是一件好事,给了我们很多自由去感受自己认为的美,建构起属于自己的对美的知觉。现在的年轻人接收了太多指导意见,对美的感受能力反而少了。如果我们接受了太多强度太大的感官刺激,去感受那种简单、朴素的美的能力就会失去。但是在生活中、大自然中,所有的美其实都是很朴素的。

  如果在内心深处我们不知道到底什么是美,那么即便看到了,听见了,经过了,得到了,可能都不觉得它是美,而会去追求一个更大的美。所以,美需要有一个内省的力量。我们都需要恢复感官的能力,去感受美的能力。

  生命其实是美丽的。生命的美没有固定的形式,每个人的生命都是美好的花朵,以不同的方式去开放。最重要的是要去发现它的美——你要把全身能够感知美的雷达都打开。

  三.“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空间,自得其乐。”

  彭泗清: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主任,副教授。

  改革开放之后的一段时间,社会上有比较一致的审美观,美是比较重要的评价指标。现在,人们更多寻找刺激、体验、主观感受的东西。现在是“趣”比“味”重要。这使得人们在行为上的标准越来越多元化。每个人都可以找到他自己的发言权或者空间,比如说都可以有自己的博客、微博,有自己的圈子、粉丝。现在的市场也是越来越多元的。有一部分市场,尤其是网络市场,不在乎规范的传统的美,但另外一个市场,传统的美的标准还在,比如婚姻的市场、演艺圈或者体系里的比赛。不同的市场有不同的规则,它们同时存在。就像《下流社会》里讲的,三教九流都有,大家各流各的。过去有个大家公认的标准,就有高低优劣之分,就会有些人压在下面没有什么空间,现在,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空间,可以自得其乐。

  四.“建立你自己的美学标准。”

  袁岳:零点研究咨询集团董事长,社会观察学者。

  1980年代曾有一段美学热,那时美学更像是一种观念、流行的意识形态。而今天的美学是和日常生活结合的,也是和商业紧密结合的。早期的美学要人们用心去悟,去体会,去感动,今天人们普遍把“物”替代了“悟”,它其实也是有缺憾的。如果你不用自己的心灵去体会,没有充分的内容去表达的话,慢慢的你越来越多的东西都是被填充的,就缺少了自主的能力和标准。今天,我们的美很大一部分是被填充的,而商业扮演了这个填充的力量。

  美学里有种观点是,平衡就是美。我是比较追求平衡观念的。在我看来,极端的、过度的东西就不美。但是我对新东西都比较好奇,会去尝试、去了解,之后对它形成看法,决定要不要多接触。美是有开放,有体验,有选择,有接受——它是在开放中的选择。

  今天这个时代人们很容易没有坚持,因为商业的力量是如此的强盛。所以,建立你自己的美学标准很重要——拥有自己的美学标准,并在生活中学会周全和其他价值标准之间的关系。

  五.“美也许实际并不那么难。”

  张悦然:80后女作家。

  我讨厌消费的趋同性,原本有很多选择,因为媒体和环境的影响,最后的选择就变得看起来这么少了?这是我特别抵触的。

  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用奢侈品都不如在中国用奢侈品快乐,你有一种满足感。以新光天地为例,你背着一个包进去,有很多眼睛在寻找这个东西,它会被看到,会被确认。但我觉得奢侈品不意味着美,它还是意味着……炫耀。美也许实际并不那么难。你可以在网上看到各种各样的评价、各种实惠的美容方式,经济并不是门槛,主要还是在于人们的耐心和努力吧。

  80后会在这方面花很多心思。再到90后,你会发现她们都很会化妆,会贴假睫毛,用夏普手机拍,非常有那个意识和能力。她们比我们的起点还要早,我们是到大学以后,但她们在高中就已经很会打扮自己了。对美这么强烈的追求,可能会造成整容的人更多。我常常看到网上这种讨论,(整容的)决心不那么难,但结果很重要。对个体来说你会觉得她对美的追求很自然,但放在一起时往往你会发现她们的标准都很像,如果这些人都决定整容,也许就会像韩国一样,都很一样的感觉。这种趋同性,我会觉得很可怕。

  六.“美要有自己的特色,也要有自信。”

  小布老师(布莱恩):造型师。

  有不少人对美的追求还在模仿阶段。锥子脸、高鼻子、大眼睛……世俗认定的那种美也是好看的,但我觉得,美更应该要有自己的特色,也要有自己的自信。

  其实每个人最有特色的就在于自己不一样的五官、长相,不同的肤色。如果你有自信,不管在哪个方面呈现出来,都是非常具有自己独特美感的。舒淇内在的自信也提升之后,化妆时反而都会要求化妆师不要把她的雀斑遮盖掉,因为她觉得那是她的特色。

  人一定要先了解自己、认识自己。尤其是今天,大家获得这么多关于美的资讯时,一定要先认识自己,认识自己的五官、长相、容貌,还有自己的生活环境。将这些外来信息融会贯通之后,知道哪个是可以呈现出流行风,并且衬托出你自己的个人气质的。

  七.“你可以老,但要老而不衰。”

  张弛:《嘉人·美妆》杂志主编。

  我昨天买了个特别喜欢的精油蜡烛,丁香味。我特别喜欢小时候那个丁香树,开得特别紫,这种俗美俗美的花在我心目中就特别美,代表了很多童年记忆,或者特殊的感情。我昨天一晚上就沉浸在那丁香花的味道里,我觉得这个过程非常的美。

  我挺希望那些总是抱怨生活中没有奇迹的人,能够适时让自己变得更美,能够让看到更多美。因为只有你自己变得更美的时候,你才能发现更多的美。

  从事美的事业,我觉得在心理年龄等各方面,都在延长我的青春期。你接受的东西都是最新的,生怕比别人晚一步——加速新陈代谢的结果反而是你的青春期变得很缓慢,因为你非常想能够在人最美好的年龄活得更精彩一点,就会有更多发现美的动力——这是一种向上的能量。你在逐渐寻找美的时候,发现周围点点滴滴美的小事物的这个过程本身就是非常开心的,是给你带来更多的正面的能量的,那为什么不这样去做呢?你可以老,但要老而不衰。老是不能够抵抗的,但衰是我们可以抵抗的,那是一种对美不放弃、不放逐的态度。

  八.“美是有客观标准的,但是审美是主观的。”

  陈焕然:整形医生。

  我们整形医生怎样用手术刀赋予一个女人美?美有动态美和静态美。静态的是容貌,而体现内在的动态美要胜过静态美。

  美是有客观标准的,它有黄金分割的比例,但是审美是主观的,可以多元化、个性化、另类化,都是可变的。在圈内,我们判断一个整形手术是不是成功,主要不是把她/他整得更好看,而是把她/他整得跟别人不一样,有特点。

  评价一个整形医生的层次高低有这么几个级别:最普通的医生把整形手术当成医学、物理问题解决;第二个级别当成美学来解决;第三个层次是升华到社会心理、哲学,那才是最本真、最本我的东西,才可以做得更好。美的最高层次就是一个哲学问题,美不美其实取决于你的内心。真正美学要上升,就是返璞归真,就没有整的意义了。

  九.“性感得是突出自己的优点,然后突出自己的魅力。”

  祁刚:服装设计师。

  我喜欢色彩,除了黑白灰以外,我喜欢干净的、绚丽的色彩。而且我喜欢性感的东西。我觉得性感是突出自己的优点,然后突出自己的魅力。因为每个人,瘦有瘦的魅力,胖有胖的魅力。服装合适、合体,这就很性感了。

  社会对女性的美要求更高了。今天,女性也需要有智慧,也需要有独立。她对自己的能力很自信。我小学的班长,从小所有女生嫉妒她,所有男生喜欢她,到现在,所有男生还是喜欢她,所有女生还是嫉妒她,但内心挺佩服她的。真正要走高端,那还是要智慧。美貌会衰老,但是智慧会越来越厉害。

  同样的,男性对自己的要求也更高了。所以男士美容馆越来越多。中性时代,女人越来越独立,也不一定说要找个靠得住的肩膀,他们放松了。现在,中国男色时代开始了。

  十.“坦然接受衰老,做最佳版本的自己。”

  玛丽-罗斯·特里贡:法国娇韵诗市场、发展和传媒总监。

  拥有年轻的面容,几乎是每位女性的愿望。当然还有苗条,但是通常脸更能反映内心。现在的女性40岁才生第一个孩子很常见。她年轻、有活力、有魅力,但是不能够容忍自己的脸出卖自己。她们渴望得到光彩、新鲜、有弹性和水润的肌肤。

  有两种女人:第一种,相信不老传说,尝试各种美容手术、食谱、保养品;第二种,不相信不老传说,但是希望优雅地变老,会留意最新研究,使用各类能带给自己好心情的产品。对现实的焦虑,对幸福和舒适的渴望,让越来越多的女性希望能坦然接受衰老。当我们接受自我时,内心深处会感觉很好——我们不想变得更年轻,也不想变得和别人一样,我们只想做自己。

  为什么裸妆会成为迄今为止没有任何退却迹象的集体潮流?祼妆的核心思想一直都是:不要去掩饰或者改变,而是去改善。那代表自然的美、最佳版本的自己。